桂林广播资讯网 > 法制园地 >

共患难的降薪可以有 “拍脑袋”乱扣钱不行

新闻来源: 网络整理 2020-03-26 08:24

  疫情期间,企业为降低成本选择降薪不一定违法,但一些企业的降薪行为正试探着法律底线。律师提醒,特殊时期企业与职工可以“共患难”,但需依法依规、合情合理协商。并且,“共患难”后,也莫忘与职工“同甘甜”。

  疫情期间,一些企业为了渡过经济效益下降的暂时性困难,采取降低职工工资、福利待遇等措施控制运营成本,并得到大多数职工的理解。

  不过,一些职工向《工人日报》记者吐槽被降薪的“奇葩”经历:有人接到HR的电话直接被告知薪水降10%;有人因没及时回复微信群消息被扣钱;还有人公司业绩飘红却依然被降薪……

  “非常时期降薪不一定违法,但一些企业的降薪行为正试探着法律底线。”劳动法专家、中银律师事务所杨保全律师提醒,特殊时期企业与职工可以“共患难”,但需依法依规、合情合理协商工资。他还建议,疫情期间与职工“共患难”的企业,在疫情结束恢复正常生产经营后,切莫忘记与职工“同甘甜”。

  洗了个澡被扣200元

  3月6日,北京某科技公司部门经理周建华接到了来自公司HR的电话。“为了保证公司长期的健康发展,公司可能要降薪,拟规定部门经理全月正常出勤,按照90%领取薪酬……”这一通电话让他降薪10%,折合工资损失近2000元。随后,公司在钉钉群里发出了正式降薪通告。

  周建华前些年贷款在北京买了房,背着每月1万多元的房贷。即使他再三表示不满,降薪仍被执行。

  还有一些企业在疫情中业务逆势飘红,职工仍面临降薪。据媒体报道,某知名房企在3月集体降薪,管理层降薪三分之一,普通职工降薪四分之一。而在2月,该公司发力线上直播看房业务,带起一波居家看房热潮,公司2月业绩逆势走高。

  根据该企业一名职工2月份工资条显示,当月基础工资、岗位工资累计4500元,但缺勤扣款3103.5元,到手收入仅为48.37元。“居家办公不算正常出勤,但有些人在家也远程办公。”该公司销售陈曦告诉记者。

  记者调查中,一些公司虽未明确表示降薪,但有职工反映,随着公司新规定的出台,被扣钱的风险也增大了。

  “特殊时期许多工作是通过微信等完成,如果不及时回复会造成工作不顺畅甚至给整体工作带来损失,因此为了杜绝损失特规定,从2020年3月15日起,公司通过微信、QQ等直接联系本人,以及在群里联系工作的,15分钟(包括第15分钟)内不回复,每月达到三次,降薪100元。超过15分钟的倍数,按次数计算。例:45分钟未回复,则是3次,以此类推。达到5次的,降薪300元……”

  公司在办公微信群里新发布的这项制度让职工刘晓燕颇感无奈。前不久因为洗澡未能及时回复群里的工作,她被扣了200元。

  刘晓燕发给记者的这则“通知”中还特意强调,“每月指的是自然月,3月份虽然还有半月,但是超过3次,也按全月计算。”

  何谓正确的降薪“姿势”

  非常时期,企业采取“非常手段”降薪合法吗?

  2月,人社部印发通知,明确企业因受疫情影响导致生产经营困难的,可以通过与职工协商一致采取调整薪酬、轮岗轮休、缩短工时等方式稳定工作岗位,尽量不裁员或者少裁员。

  “降薪的合法性取决于单位采取的降薪方式,如果与职工协商一致降薪,法律是允许的。如果单位本身薪酬结构中有绩效工资或浮动工资部分,正常的绩效考核导致薪酬合理调整也是允许的。”杨保全律师说。

  劳动合同法第4条规定,用人单位在制定、修改或者决定有关劳动报酬、工作时间、休息休假、保险福利等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或者重大事项时,应当经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全体职工讨论,提出方案和意见,与工会或者职工代表平等协商确定。

  “换言之,疫情期间未经协商,企业单方面决定职工降薪或制定规章制度克扣职工工资,则属于违法。”北京市中友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夏孙明律师指出,企业口头、电话、微信群通知等单方面降薪行为均不可取。

  何谓正确的降薪“姿势”?夏孙明给记者举了个例子。

  疫情曾让上海象王洗衣公司资金情况一度捉襟见肘,2月份由于职工居家隔离,公司100多名职工,每月100万元的工资怎么发?此时,很多职工提出“不拿一分钱工资与企业共存亡”。但公司管理层选择在公司工会的组织下,与职工协商签订了一份“临时降薪协议”,约定2月份工资按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支付。

  “一笔一划签着职工姓名的临时协议让企业免除法律风险,更让危难关头彼此互相尊重、携手前行的姿态跃然纸上。”夏孙明感慨说。

  “同患难”后别忘“共甘甜”

 

上一篇:增强法治思维,推进依法审批,高新区行政审批

下一篇:刷单诈骗盯上宅家者,最快36秒“洗净”赃款

桂林广播资讯网版权所有 2010-2021 桂ICP备10002837号
联系邮箱:shengsheng6665588@gmail.com